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娱乐

金紫山

2019年12月04日 栏目:娱乐

四川西南部有一座山叫金紫山,因为它比周围的山都要高些,所以国家把它定为航空标志。这金紫山的来历还很有些奇异的故事呢。很久以前,这儿一座山

四川西南部有一座山叫金紫山,因为它比周围的山都要高些,所以国家把它定为航空标志。这金紫山的来历还很有些奇异的故事呢。

很久以前,这儿一座山都没有,很是荒僻,只住着一对老夫妇。这对老夫妇已100岁高龄,渐渐不能劳动了。他们无儿无女,又没有谁接济他们,眼看只有等死了。虽然如此,但他们已满足了。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活到这年纪,他们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夫妇俩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等待着死神的来临。

这天,一个年轻的乞丐敲开了他们的门。看着乞丐脏得不能再脏破得不能再破的衣服,夫妇俩什么也没说,只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乞丐身上,摇摇头送乞丐出了门。乞丐已走了三天三夜,一口饭也没讨着。一出门便一头栽倒了。夫妇俩关上门,默默地坐着。天黑了,屋里漆黑一片,夫妇俩也不点灯,紧紧地抓住对方的手,感受着各自身体里的能量。

天亮了,老头子走出门,猛然看见躺在地上的乞丐,摇摇头,返身进屋拿出了一点粮食,给乞丐喂了下去。不久乞丐回过神来,翻身跪倒,“多谢二老救命之恩。二老若不嫌弃,我情愿做你们的儿子,反正我这个孤儿也无家可归……”夫妇俩看着满脸污黑的乞丐,没有摇头,也没有点头。

乞丐年轻着呢,有的是力气。他将夫妇俩从前种的庄稼地重新开垦出来,依旧种上了庄稼。转眼三年过去了,夫妇俩不但没有老去,还越活越有精神。老头子居然能下地帮“儿子”干些轻松的体力活了,而老太婆洗衣、做饭,还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也一点不觉得累。

一天黄昏,夫妇俩正倚着门框唤儿子回来吃饭,却见儿子背着一个脏兮兮的乞丐飞奔而来。近了,才发现是个年轻的女乞丐。儿子将她放在自己床上,急急给她喂了点稀饭。一家人睁大眼紧张地瞅着女乞丐,盼着她快醒来。原来儿子正准备收工回家,却见她远远地蹒跚而来,突然直直地倒了下去,他这才急忙背她回家,他知道她一定饿坏了。

慢慢地,女乞丐醒了,看着眼前救自己的男人,激动得一把抓住他的手,“大哥,俺老家遇了洪灾,亲人们都淹死了,就我一人逃命到此,你就收留了我吧,我愿意跟你们作牛作马。”他什么也没说,重重点点头。

夫妇俩从此便只在家干些手脚活儿,她便在地里帮着他干活。

一个月后,夫妇俩把他俩叫到面前,让他俩拜堂成亲。开始他俩还有些拘束,但终于拗不过,只得顺从了两位老人的意愿。其实,他俩早就爱上了对方,乞讨的经历让两颗倍受苦难的心紧紧贴到了一起。如今,有了“父母之命”,他俩自是欢喜不已。

十年后,他俩已有了三个儿子,两个女儿,其中一胎是龙凤胎。他又开垦了一些土地,生活却依然有些紧张。孩子们不知为什么,特别能吃。转眼除夕到了,一家人正围在一起吃团圆饭,一只金鸭子撞进门来,“嘎——嘎——嘎”欢欢叫着,突然屁股一翘,一只金蛋滚落地上。的孩子看到,嬉笑着抓在手中,把玩不已。“爹、妈,这下不用愁了,金蛋可以换粮食了。”他喜滋滋地对两位老人说。金鸭子下完蛋,“嘎——嘎——嘎”跑到屋外,“双翅”一展,便飞上了天,转眼连影子也看不到了。第二天中午,金鸭子又来了,和昨天一样,下完蛋便飞走了。从此每天如是。看着越来越多的“金蛋”,两位老人自知消受不完,便让儿子去召集那些无家可归的乞丐,让他们来此耕田度日。

消息很快就传开了。乞丐们纷纷来到这儿,老人把金蛋全分给他们,让他们买粮度日。人们议论着这奇异的事件。越来越多的饥民迁到了这里。金鸭子的蛋由一次下一个,变成了一次下两个、三个,直至五个。这些蛋全被老人分到了饥民手中。一次,金鸭子正下蛋时,他小的孩子无意间按了一下它的屁股,竟蹦出了一个金蛋。孩子觉得好玩,又按了两下,结果又蹦出两个金蛋。这一情景恰巧被路过此地的财主看见了,他想,这穷人家还有这宝贝,真是稀奇!

此后,财主有事无事都爱来这儿转悠,他贪婪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金鸭子的屁股,涎水流出好长。

终于有一天,财主带着狗腿子气势汹汹地冲进了老人的院子,吆五喝六地抢了金鸭子就跑。两位老人追出门去,拽住财主,不让他走。财主气急败坏地把两位老人摔在地上。两位老人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,又一瘸一拐地走上去拦住财主,不让他走。财主一声吆喝,狗腿子们一拥而上,竟把两位老人活活打死了。尔后一群人杀气腾腾地扬长而去。

夫妻俩从地里回到家里,眼见惨景,不由抱头痛哭。可财主是当地一霸,他们哪儿惹得起,只得忍气吞声含泪将二老合葬一处。众乞丐也是无头苍蝇,见好事已去,一个个竟也悄然散去。

他知道财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于是夫妻俩一会计,便决定远走他乡。

谁知,他们刚逃出家门不远,便被追来的狗腿子们抓了回去。原来,金鸭子被财主捉去后,便不再下蛋。财主恼羞成怒,“逼”着他俩说出金鸭子下蛋的秘密。他冷笑着说:“你既然能把它抓来,难道不知道怎么让它下蛋吗?”“臭小子,你放聪明点!老子无论如何按它的屁股,它都无动于衷,你一定还会有其他办法,快说,不然,老子可活劈了你!”他索性闭上眼,任凭财主如何打骂,都不睁眼,也不开口。甚至财主以“掐死他儿女”为要挟,可他还是缄口不言。财主无奈,只得让狗腿子们加倍折磨他一家人。

一日,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手执各种武器冲进财主家,“逼”着财主交人。财主见来势汹汹,便一反常态,满面堆笑,吩咐家丁好酒好肉热情款待众乞丐,还和气地说,“都是乡里乡亲的,万事好商量。”乞丐们见财主先自软下话来,便也和气了些。而且,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财主还把夫妇二人也放了,让他们和众乞丐一起吃喝起来。财主说:“既然大家都来了,那就等吃饱喝足后,大家好好商量一下,看如何处置这件事?”

众人见事情有望“和平解决”,便也放开肠胃大吃大喝起来。

约莫日暮时分,他们和财主终于商量出一个办法,金鸭子“完璧归赵”,还和从前一样,大伙平分金蛋,只是财主也要“入一份股”。谈妥之后,财主安排马车将他们送回去。

回去之后,他们都高兴万分,因为他们完全没想到一向狠心的财主也会大发普萨心肠。不管怎么样,这事总算过去了,他们又过起了和从前一样的快乐日子。

一天深夜,一伙强盗冲进村子,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起来。熟睡中的他们被喊杀声惊醒后,急忙夺路而逃。可是强盗们已把守了各个路口,他们真的是插翅也难飞了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得拿起身边的“武器”,和强盗们打斗起来。可强盗们是有备而来,他们匆忙应战,怎么会是强盗们的对手呢?再加上强盗人多势众,再这样打下去,夫妇俩担心谁也跑不了,便让乞丐们先走。可乞丐们哪会扔下他们不管呢,反倒劝他们先走。可他们哪舍得走啊,就在众人争执不下时,财主突然出现在面前,放肆地哈哈大笑地说:“走,今天谁也别想走,等打发了你们,我才可以独自分享那些金蛋,哈哈哈哈……”

众人此刻似乎什么都明白了,便不顾一切地冲向财主,要将他碎尸万段。可强盗们却挡在他们面前,任凭他们怎么冲也冲不过去。

强盗越围越拢,而他们的人却越来越少。

,所有的乞丐都倒下了,只剩了夫妇俩和他们的孩子,便又被财主抓了起来。金鸭子也被他们抓走了。

财主命令狗腿子们想尽各种办法,折磨他们一家人。可是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,因为夫妇俩已抱定了必死之心,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。

可他毕竟是堂堂汉子,时间一长,他终于不忍老婆和儿女们受此苦楚。于是便向财主提出了一个条件,说只要他放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,便告诉他真相,否则他宁愿一死也绝不会吐露实情。财主心想,区区几条贱命,不足一虑,于是马上便把他的妻子和儿女放走了。

又过了几天,当财主再次问他时,他又说得把自己送回家去。因为这金鸭子离了窝是不会下蛋的。而且还告诉他们别跟来,因为它不喜欢他们的气味。财主无计可施,只得把他送回家去,然后派人把他暗暗监视起来。

回到家后,他立刻把金鸭子放了,满面含泪地对它说:“宝贝,你快走吧,有多远走多远吧,别再回来了。”金鸭子似乎听懂了他的话,一步三回头地飞走了。他知道妻子和儿女们早已经逃到了安全的地方,所以他已打好了主意,准备和财主同归于尽。

第二天,财主带着狗腿子上门收蛋。他把他们骗进屋说:“金鸭子正在地窖里下蛋呢,你们下去看吧。”财主和狗腿子们争先恐后地冲进地窖。他立刻四面放起火来。财主和狗腿子正在地窖里四处寻找金蛋时,忽觉四处浓烟弥漫,大叫不好,便拼了命地往外冲。财主冲在前面,他一刀把财主砍翻在地。狗腿子们围了上来,他举着长长的杀猪刀,切菜砍瓜似的对着那些脑袋胡乱砍去。可狗腿子们毕竟人多势众,渐渐他就抵挡不住了,可他仍然顽强地咬着牙坚持着,坚持着……,大火席卷了房子里的每一个空间,他和狗腿子们都倒在了熊熊大火中……

熊熊火光中,金鸭子惨叫着飞回来了,飞过冲天火光,飞向放金蛋的地窖。不断地扭动屁股,下起金蛋来。火光中,金蛋愈积愈多,愈堆愈高,渐渐堆成了一座闪闪发光的金山。金鸭子凄厉地尖叫一声,俯冲而下,一头撞死在金山上。瞬间,金山竟猛然长高长大,变得巍峨、雄伟起来。它发出的夺目金光,昼夜不息……

又不知过去了多少年,终于又有人来到了这儿开荒种地。无论白天还是夜晚,人们都能看见那座山闪烁出的耀眼金光,于是,便唤它为金紫山。

共 67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财富对贪婪者是吝啬的,而对仁厚者却是慷慨的,紫金山的故事阐释了这个真理。我们敬重那对老夫妇,我们憎恨贪婪的财主。此作对现实有着重要的警示意义。【编辑:耕天耘地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1-06-28 09:41:1 传说是神奇的,也是美好的,这是一切善良人们的愿望。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1-06-29 14:59:09 谢谢耕天耘地老师!愿人们所有善良、美好的愿望都能实现!祝快乐!

2 楼 文友: 2011-08-11 16:1 :08 原来金紫山还有这样一个传说。

翠峦区人民医院
北京中医科医院哪家好
南通治疗盆腔炎医院
黑龙江的治癫痫病医院
襄阳男科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