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故事

武逆焚天 千八百二十六章 半信半疑

2019年10月30日 栏目:故事

武逆焚天 千八百二十六章 半信半疑绕了一个大圈,左风已经再次返回了位于城东的热闹区域,酒楼林立,青楼赌坊各类消遣之所尽在于此。

武逆焚天 千八百二十六章 半信半疑

绕了一个大圈,左风已经再次返回了位于城东的热闹区域,酒楼林立,青楼赌坊各类消遣之所尽在于此。

刚一来到这里,并不算多么宽敞的街道,便已经被人流挤满,看起来比起午后自己离开的时候,还要热闹了许多倍。

虽然这条街道左风并不熟悉,可是来过一次的他,依然能够准确的循着之前的路径,来到一座酒楼前。

毫不犹豫的迈步走了进去,刚一迈过门槛,立刻就有伙计迎了上来。

“中午的包间。”

左风声音平淡的说了一句,那伙计很快便认出了左风,立即客气的让到一旁。

当左风迈步走过之时,让在一旁的伙计看向左风的目光略显怪异,他倒也没有多想

。毕竟在这样的酒楼花了那么多钱,只包下了一个包间,随后便离开走了数个时辰,无论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怪异。

没多想左风已经迈步向着台阶之上走去,周围比起午后的时候要热闹很多。尤其是靠近前门和后们位置,已经又搭了十几张台子,现在已经不能用热闹来形容,只剩下两个字“吵杂”,好似无人管理的坊市一般。

步伐略微加快了几分,不是因为嫌弃这里的环境,比这更糟糕的环境左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问题是这里人多眼杂,虽然已经改扮过容貌,他依然怕有段月瑶那样眼尖者认出自己。

时间不大,左风已经来到了三层的房间门口,让左风感到有些意外的是,房间之中没有半点声息,显然其中应该没人,

略一犹豫,左风便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,如果有人从旁观察,不会觉得左风有任何异状。

房门打开,空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,只有一桌子的饭菜,还保持着左风三人午后离开时的样子,似乎中间并无人来过。

‘难道那两个家伙都出了什么意外,术索那边有一名纳气后期强者追过去,要逃跑虽然有困难,可是凭我对他的了解,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才对。

术僚虽然只有感气期,可是当时那附近,估计只有琥珀有实力将其留下。就算琥珀故意要将其拖住,这么长时间应该也脱身了,怎么会两人都没有返回?’

直到进入房间,左风才满脸疑惑愣了愣。不过想不明白的左风,还是缓步走到桌旁坐了下来,其他的椅子都被撤掉,桌边只留下了三把椅子,左风依然选择的是中午自己所坐的那一把。

心中带着疑惑,左风很想找人问问情况,而他能够想到,此时又能联系上的也就只有琥珀。

如此想着,左风下意识的伸手向着右掌边缘处摸去,从上次传音石出现问题后,左风已经不敢再将其揣如怀中,更不敢随便放在储晶之中。

可是就在左风的左手,眼看就要触碰在右手前的一刻,那抬起的手掌却猛的顿在了空中。

也许其他人此时并不会察觉什么异样,可是左风却是在伸手即将摸到右手的一刻,隐约听到了一丝淡淡的呼吸声。

以左风的敏锐感知能力,在他踏入房间后的瞬间,就已经能够确认屋中没有藏匿其他人。可是刚刚那道呼吸声,又是如此的清晰,左风可以判断自己并没有听错。

心中一动,左风的身体保持不动,念力却已经无声无息的释放开来。展开念力的同时,左风已经可以确定,这房间之中的确只有自己一人。

不过左风的念力却很快的集中向身体的侧后方,那里是自己的视觉死角,左风若是想要观察就只能转过身来。可是通过念力,他却根本不需要回头,便已经可以清晰的探查到一切。

在念力覆盖向房间一角的瞬间,左风表情不见任何变化,心中却已经完全明白。同时他在心中,也忍不住暗暗抹了一把冷汗。

与此同时左风完全明白过来,刚刚在楼下,那伙计为何用那般怪异的眼神看自己。眼前这个房间,本身就是针对自己的一个阴谋,因为暂时还无法称之为陷阱。

可是自己如果露出任何马脚,那么这房间顷刻间,就会变成对付自己的险地。

念力向着身后的角落处送去,随即左风便已经探查到了一丝细微的念力波动。当念力触碰到厢房的墙壁后,立刻就察觉到了墙角花瓶后方有两个小洞。

那小洞的位置就在花瓶侧后方,所以当人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,哪怕仔细打量整个房间,也不会发现这两个小孔。

而左风在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后,那两个孔洞恰好在他的侧后方,同样不容易察觉。不用去想就知道,刚刚的呼吸声就是从那小孔另外一边传递过来。

除了磁灵石,这世上很少有什么存在能够阻挡念力,因此左风的念力十分轻松便透过墙壁,覆盖向了另外的房间。

当两名武者的身影出现在念力探查中后,对方的身份也已经呼之欲出。术索和术僚两人,现在正如同两只狗一般,趴伏在地上,整张脸都贴在了墙壁之上,二人各用一只眼睛对准孔洞,观察左风这边的动静。

从两人的气息判断,似乎都受到了一些伤害,只不过术索只是略显虚弱,术僚反而体内的灵气有些不稳。那细微的喘息声,便是由术僚的口中传出。

左风不是傻瓜,知道两人对于自己始终有所怀疑,尤其是在酒桌上,那传音石有波动传出后。这一次进入醉香楼探查,发生意外的时候,术索嘱咐术僚跟随自己,更显出了其对自己的不信任。

眼下两人藏身在了隔壁房间,就是想要看看四下无人时自己会有什么表现。如果刚刚自己取出了传音石,哪怕是用念力与琥珀交谈,可琥珀传音过来还是会有波动,依旧会被两人察觉。

想到这些,左风不禁有些后怕,好在自己提前识破对方的伎俩,所以左风此时当然是一脸平静。虽然自己只有一小半侧脸,落在术索两人眼中,根本看不到任何特殊变化。

既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,左风当然也能够有所针对,两手很自然的握在一起,露出一副凝重的模样。

“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,若不是为了救我和术僚,他应该早就能够顺利逃跑。若是因为我让大哥出了什么意外,这让我还有何面目回去,有何面目面对大大掌柜。”

左风语气沉痛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自言自语道。

有些担忧的抬起头来,向着窗外望去。那窗户在他们离开后便一直半掩着,此时视线顺着那没有关严的窗户,正好可以看到醉香楼的后园。

好似下意识的抓起筷子,想要吃点什么,可是筷子举在半空,却是半晌都没有落下。也不知是饭菜以凉,让左风失去了胃口,还是因为心中担心术索而失去了胃口。

‘啪’

一声轻响,左风将手中的筷子重重拍在桌面上,重重的叹了口气,随即伸手抓过酒壶,就将酒水倒入了杯中。

就在左风抓起酒壶的瞬间,念力覆盖之中的术索和术僚二人气息瞬间发生变化。这种细微变化,也只有左风通过念力,才能够准确的捕捉到。

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酒壶,左风略一思索便已明白。

‘看来这才是对付我的陷阱,如果发现我有问题,那么他们不会直接出手,用毒倒是的确既稳妥又不费力气。’

心中这样想着,左风缓缓的将酒杯举起,在那酒杯将要靠近唇边的时候,却是突然停了下来。这个动作看似无意,就像一个心事重重的人,想到了什么后忘记了一切。

可是就在酒杯微微一顿的时候,那酒水荡起数滴落在左风的唇边。因为是侧后方对着术索和术僚,酒水已经洒出的这个细节,两人根本就看不到。

好似闭目沉思,左风却已经认真的感受起酒水入唇后的变化。少倾,当左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嘴角不经意间缓缓勾起。

他已经确认杯中的毒药,并不是要取自己的性命,只是让自己暂时失去抵抗能力。所以他再没有任何犹豫,将计就计直接举起酒杯,一杯酒水直接灌入口中。

隔壁房间两人的脸缓缓离开墙壁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后,随即便慢慢起身。很快术索和术僚两人,便已经来到屋外,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来。

听到房门的声音响起,左风惊讶的转头望去,在看清了门口的二人后,左风脸上的喜悦也随之扩大,满脸喜色的望着术僚,左风惊喜的说道:“大哥,大哥,你没事太好了,我……”

左风起身想要抢步上前,可是身体微微一趔趄,险些就跌倒在地。术索快走几步将其扶住,眼中隐隐有着一丝复杂的情绪闪过,随即点了点头,说道。

“三弟,你下午都去了哪里,不要试图欺骗我,事情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双目之中有着淡淡的凝重,可是更多的却是冰寒,抓着左风的双手也在逐渐用力。

“大哥,你,你这是干嘛,我,我的身体怎么会?”左风试图挣扎,可是身体却好似使不出力量,震惊之余又带着一丝怒意的望着术索。

“想不到,大哥到今天还不相信我。从我被大掌柜救起的那天起,我就已经将自己当做是术家之人,从大掌柜赐给我术天乐这个名字时,我就已经彻底抛弃了木家。若是你不相信我,勿须废话,直接动手便是!”

左风满脸愤怒的望着术索,双眼之中有的是决然和生死无惧。

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
陕西省宁陕县医院电话
本溪满族自治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天津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天津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