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汽车

神霄 第两百五十四章 我要尽取洞天的宝贝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汽车

神霄 第两百五十四章 我要尽取洞天的宝贝“老大,老大,东西要后天才会送到。”宋缺人还没进后堂就大声嚷嚷。眉头一皱。宋缺

神霄 第两百五十四章 我要尽取洞天的宝贝

“老大,老大,东西要后天才会送到。”宋缺人还没进后堂就大声嚷嚷。

眉头一皱。

宋缺带着一阵罡风猛冲了过来,到跟前人停风止。

暗暗点头,罡气是武道五重才有的表现,开辟多条经脉的宋缺虽是武道四重,但已达武道五重的实力,而且崩拳步法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可见胖子日常用功。

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“那三样宝贝确定无疑是咱们的啦。”宋缺神色有些激动,“只不过后天才送来,理由是还需手续要办。”

什么手续?

念头一转,心下已是明白,这是有人在使绊子。

神宫符如果没有神宫手段,只能张贴在门中做镇宅之用;那如“朕”亲临的字帖也同样的作用,但是九转大还丹不同,如果服用,三天丹力化尽,武道修为再上一个台阶。

如此情形,自有人不愿看到。

“武门升品级的事呢?”问道,相比赛诗奖品,更在乎这个。

“鉴武司已经在评定了,但据说不是七品武门,而是六品,要等我们洞天出来之后再酌情升不升七品。”

脸上泛起一丝冷笑,看来有人作祟是确定无疑了,如果他们不会活着从洞天出来,升七品的事自然无从谈起。

“老大,咱们没办法挑毛病,虽然咱们在竞技场里立了大功,但是武门升一品的确没有那么简单。”宋缺见老大脸露怒色,连忙解释。

点点头,宋胖子不是没有立场,而是武门升品的确没有那么容易的事。人家在这方面卡他跟五雷门,照其他武门看来,反而觉得公平。

知道自己急了,想着五雷门尽快升品,是由武门一跃成为武宗,这样他就完成了前身的遗愿。

开宗立派他需要一群小伙伴,但个人修行,特别等到正式踏入雷法修行之道,注定独行。

“入洞天后,你们三个跟着我。”

花因罗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循声看去,花因罗推门而出,俏丽石阶之上,仍然是一袭花国特色的百花裙,不过今天的主花变了,不是竞技场内的雪莲,而是盛开的牡丹。

花因罗的面色也不复昨日的高冷寒冰,竟带着一丝笑意,给人十分好相处的错觉。

宋缺喉结滚动了下,胖脸一红,立刻垂下头不敢正视,然后低头却看到花因罗的一双赤足,心脏砰砰乱跳起来。

也注意到花因罗没穿鞋,但见一双玉足纤细骨匀,脚趾珠圆玉润,美轮美奂。收回目光,好在他没有恋脚癖,否则就花因罗这双脚就让人彻底栽进去。

“为什么?”有些不受控制地问了一句,心惊花因罗依然强大的气场,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,光脚的花因罗武力值要比穿鞋的花因罗大许多。

“我可不想我的未婚夫死在里面。”花因罗淡淡地说道。

花因罗面色虽然没那么高冷了,但是并没有觉得花因罗是真的关心他。

她只是需要这么一个未婚夫,仅仅如此,至于他是谁,无关紧要。

师父给自己定的这么亲,到底是为了什么,这是心中一个疑问了,有宋缺在,不好开口问。

摇了摇头,道:“我同意我们在洞天内结伴同行,不过不是你保护我们,而是我们保护你。”

开玩笑,大男人需要一个小女子保护?

昨晚上爷的风光你没看到?就爷的一幅字,直接把顾盼兮武魂进化凝练,洞天有什么

花因罗笑了笑,在她心里的确是与众不同的男人,但也仅仅如此。

昨夜庆功宴上他表现耀眼,流星也耀眼却一闪而过,而就顾盼兮武魂再进化这件事来说,花因罗认为只是因缘际会。

走炼体修行之路,可能具有对抗武神之力,但是在洞天还不够看。

花因罗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,有些不爽,特别是花因罗先天带着“男卑女尊”的目光。

觉得洞天之行,大目标之外顺便扭转一下花因罗性别歧视也可以算是个小目标。

“口误,不应该说保护,你不需要任何人保护。但是入洞天比的是狩猎多少,你一个人,终究是势单力孤。”脸现真诚之色,“我们合伙,猎物五五分账,如何?”

五五分账,这怎么行?宋缺张嘴就想说话,被瞪了一眼。

花因罗点点头,道:“你和张霞举加起来,勉强能与我一敌。”

宋缺瞪大了眼,花因罗这话他听明白了,那就是老大跟张霞举两个加起来能抵得她一个,因而五五分账是合理的。至于自己,完全当作空气。

现在的宋缺跟过去不同,武道信心倍增,即便是花因罗也不能这般无视自己。宋缺正要说话,抬起手来,制止了他开口。

“宋缺,人带来了吗?”

“来了。”宋缺语气中颇有些情绪。

“叫他进来。”宋缺想瞪花因罗一眼,终究不敢,转身冲着外头大喊:“方胖子,进来!”

方士玉站在外头垂首恭立,听到宋胖子叫他,赶紧小步跑了进来。

“方士玉,我五雷门新招的弟子,宋缺不去洞天,他是第三个。”介绍道。

方士玉看到花因罗,嘴巴张大,而且越来越大,眼睛也瞪起来了。

花因罗心头忽然泛起奇异的感觉,眉头微蹙,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方士玉躬身施礼,九十度大角度,直起腰来的时候神色已经激动不已,道:“我方士玉所见中人,姑娘武道前程不可限量。”

“方士玉,你能看人好运歹运,前途祸福是否也可以看?”问道。

方士玉看了看花因罗。

点了点头,意思就是“花因罗是自己人”。

方士玉面色一喜,道:“自然是可以,只是有时间限制。”

“譬如他人的杀意,可看?”

“能察。”

“譬如前路有否有埋伏?”

“能察。”

方士玉越说腰杆越直,眼前这姑娘日后铁定武神,在她面前显示自己的实力,格外有感觉,因而问得快,方士玉答得快,而且嗓音洪亮。

“譬如前方有没有宝贝?”

“能察!”方士玉越发大声。

淡淡一笑,抬起手来,道:“七天,我要尽取洞天宝贝!”

汕头天佑医院电话号码
嘉鱼县人民医院
吉林白癜风治疗价格
海口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