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汽车

空武 第167章 虚空隐族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汽车

空武 第167章 虚空隐族天武大陆曾经有个神秘的种族,他们的血脉力量是除去远古三族外,能让其他武者羡慕的能力,,名为虚空隐族,自

空武 第167章 虚空隐族

天武大陆曾经有个神秘的种族,他们的血脉力量是除去远古三族外,能让其他武者羡慕的能力,,名为虚空隐族,

自两百多年前,不知是否为血脉衰落的缘故,隐族开始慢慢淡出大陆视野,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被某些人盯上,

十八年前的某个晚上,虚空子以损耗自身力量的代价,施展出超大范围的‘大挪移术’,从而避免了整个种族的灭族危机,

自此,世上再无隐族……

本以为从中州迁徙到南岭深山,就可以让族人从此与世无争,但是,有些势力绝不会允许他们加入敌对一方,故而,特地针对隐族后人的‘血灵计划’应运而生,

相当于王阶攻击的‘血灵珠’,对于沒有觉醒血脉力量的隐族后人,那无疑是碾杀般的存在,

在为危急的时刻,虚空子以自身陨落的代价,再次施展出‘大挪移术’,拯救种族于水火之间:“不要放弃…我们的希望还在……”

有位外出修炼的隐族小族人,对于族内的剧变是一无所知;只知道达到要求准备归來时,师傅那糟老头提出更严苛要求,

滴…时间推进,场景变换:南岭北部,群山峻岭,

“你个糟老头…王阶哪是那么好达到的,”、“你什么时候教过我,一直都是我自己琢磨的,”、“真的假的,要不要这么严重,”、“虚空子,我才不稀罕呢,”

师傅不让自己回去,zǐ云感到相当郁闷:‘早知道这样突然改变要求,还不如跟黄姐姐去趟天圣岭,再说与天星一起也挺有趣的,唉…,’

“小萱,”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,脸上浮现满满的思念:‘自从去年她去了中州,自己就再也沒见过她,真的…有点想她了,’

八岁那年的记忆,随着思念慢慢浮现:“云哥哥,我们要一起加油哦,”、“云哥哥,你为什么沒來修炼,”、“云哥哥,我们的约定还算吗,”

十六岁那年的记忆,同样随着思念浮现:“zǐ云,不要老是不思进取,行吗,”、“zǐ云,打不赢就不要逞强,懂吗,”、“zǐ云,我要去中州武学院了,再见,”

zǐ云摇头甩掉不好的记忆,赶忙让自己想起美好的來:十二岁之后,经常运用自己的能力,偷跑到后山山涧偷看……

“小萱,好想你啊,”随着思念的加剧,zǐ云也决定下來:“你个糟老头,亏你想得出來,说什么隐藏自身血脉,不然就不再进行指导,反正我现在也只能靠自己,下次见到小萱后定要告诉她,不能再让她误会我不思进取了,”

“好的,接下來…去中州,”有着这样打算的zǐ云,得知《灵神术》问世传言后,决定绕道去趟天达帝国,

zǐ云记得当日离开时,蓝星是跟小妹一起的,因为沒有任何方向,只能前往圣岭;本以为找到小妹后,可以问下蓝星的情况,岂料小妹竟然不在圣岭,

“这來回都一个多月了,究竟要到哪里去找啊,”就在zǐ云感到一筹莫展时,突然得知香山决战、天价悬赏的消息,

本想立即赶往天香城的zǐ云,很快就意识到那是前些天的事,那么现在赶过去根本沒有意义:‘如果我是天星,面对天价悬赏,那应该会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來,不对,有晨哥在…恐怕不会单纯的躲起來,’

‘去报复天圣山,我觉得天星应该不会这样做,那他会去哪呢,’寻思之余,zǐ云记起蓝星说过要去天兽森林历练,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是有可能找到他的,

终于赶到天兽森林,这里确实有悬赏目标出现过的消息,但奈何森林范围极广,怎样也都是找寻不到;本想再继续找寻一会,但被某夜大火给打断,吓得好几天不敢接近树林……

“唉…看來是找不到了,”心里虽然是很不爽快,但也不得不承认事实:“天星,希望你会沒事,我们以后再见,”

接下來,zǐ云正想绕过天兽森林前往中州,却再次被无意中得知的消息给耽搁:‘夜月在天圣山,想必这样的消息,是想引天星过去,’

“中州还是圣山,”zǐ云这时变得很纠结,他很想去中州找小萱,但又想去圣山找蓝星:“都是我沒告知天星远古秘纹是残缺的,才会导致他被人误会有天阶武技的吧,再说,夜月听起來就像女生名字,我怎么能让女生受苦呢,”

“决定了,去圣山,”心中有着歉意的zǐ云,终决定前往天圣山:“悬赏是吧,我也会发,”

zǐ云本以为事情会很简单的,找到蓝星或者救出小月就会结束,但是天圣山的强大远远超出想象:“哼,圣山我是上不去,但你们也别想好过,”

滴…时间推进,场景变换:南岭北部,天圣山,

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,圣山周边的附庸门派,几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,想要调查对方又好似无影无踪,

夜下林地,寂冷清静;有位青年坐在黑暗的火堆前,火光映衬着稚气未退的脸庞,

青年突然抬头看向北方,神情是少有的凝重无奈:“夜月要跟沈天成亲,天星你怎么还不來,是沒听到这消息吗,不行,无论如何也得去趟圣山,再不去恐怕就沒有时间了,”

火光暗下,清风拂过;身影消失,连夜赶路……

滴…与此同时,视角变换,

天圣山圣子沈天,对于赤魂的奇怪要求,沒法不感到戒备忌惮,前段时间听说附庸门派屡被骚扰,担心会有暗中对圣山不利的计划,便决定在圣山周边來走访调查下,

令人意外的情况并沒有发现,反倒是有位神秘青年好像跟自己过不去,这让沈天感到非常疑惑且奇怪,终于在某天夜里追到他的踪影:“你是谁,为什么…要跟我过去不,”

“你不是天圣山的圣子嘛,那我要看看你有多厉害,”zǐ云嘴上虽这样说着,但在心里却沒这样想,他对沈天的印象,早在学院那时就不好:‘若不是有掩盖秘纹波动的办法,恐怕自己也会被他找上门來吧,’

蓝星初到天心城的那晚,zǐ云想着前去提醒下他,不料却看到莫名的战斗:‘那晚天星明明沒有下杀手,你却怀恨在心的天价通缉,我不跟你过不去跟谁去啊,如果可以还真想把你打残,说不定到时婚事就取消了,’

“哦,有意思,”对方的出言挑战让沈天颇感兴趣,毕竟香山决战后就一直在忙修炼,也好久沒跟人拼尽全力的战斗了:“想看我有多厉害,那得看你有多大的本事,”

‘叮、叮…,’两道武器交接声传出后,让沈天不由得皱起眉头:‘从对方投掷的暗器來看,他应该比较擅长远程攻击,如今的黑暗环境明显对自己不利,’

沈天紧皱的眉头很快又缓和下來:‘好在…前段时间已成功达到武将实力,看來…感应对方的攻击意图并不成问題,’

对于自身实力的快速提升,沈天对此还是有清晰认识的:‘《炼魂术》真不愧为天阶心法,竟能将他人的力量化为己用,无论如何也要获得剩余部分,’

下一刻,

对方气息的完全消失,让沈天心里猛然一惊:‘怎么回事,他不可能已经离开,看來是有点本事啊,’

‘咻、咻…,’再次袭來的暗器,验证了先前猜想;沈天顺利挡下后,圣剑式顺势发出……

‘砰…,’一道轻微的声响过后,还是沒有对方的气息;沈天这时也开始在心里重视起來,如今的战况明显是自己处于被动,

滴…与此同时,视角变换,

隐藏的暗处的zǐ云,完全沒想到沈天的感应竟会如此敏锐,而戒备状态下的隐藏也比潜行难很多,这样下去血脉力量很快就会消耗光的,

‘这样下去不行,那…强行使用‘移形换位’來进行近身偷袭,’这个想法刚浮现就被zǐ云否定:‘不行,尽管那样可能会取到一些不错的效果,但到时自己也会暴露在对方的攻势下,说不定之后能否全身而退都会成问題,’

自从zǐ云成功突破武将阶的瓶颈后,对自身实力的提升还是颇为满意的,但今晚与沈天交手后仍是觉得不够:‘不行,正面交锋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’

‘这下该怎么办,暂且离开吗,’浮现离开想法的zǐ云,内心当即填充满不甘;今晚特意把沈天引出來,真不想就这样无功而返:‘可恶,不离开…那能怎么办,飞刀的袭向完全都在他的感应中,’

‘等下…,’脑海中在这时像是灵光闪现:‘可不可以这样,用血脉力量掩盖下飞刀的袭向,这样不就能让对方感应不到了,’

‘嘿…,看我不玩死你,’不甘的心情随着突发奇想变得畅快起來,但这样的畅快沒维持半刻就变了成郁闷:‘哎呀,是速度太快吗,怎么操控不來,这个会很难吗,感觉很简单啊,’

就在zǐ云还想继续下一轮尝试时,远处的圣山门人终于是闻声赶來;那这就无论如何也要立即离开了,但在离开前还不忘嘲讽对方一句:‘哈,天圣山圣子,不过如此嘛,’

待声音完全消逝之后,沈天仍是静立在原地,看着满地的飞刀暗器,此刻心情是尤为复杂:‘对上高等武将都沒必胜把握,自己还想什么越阶挑战那些,’

‘不行,这次得回去闭关,先突破到武侯阶再说,’

(本章具体详情请看第二卷特别篇,)

(友情提示:空空的写法简约起來简直丧心病狂,切勿在意细节,)

长春华山医院电话预约
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郭仲杰
滨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
内蒙古治疗盆腔炎医院
绍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