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游戏

全国两会浙江省省长李强浙江正启动新一轮优

2019年04月11日 栏目:游戏

【导语】:浙江省省长李强称,浙江省优势再造,着力点是“三个大幅度减少”: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;大幅度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和干预

【导语】:浙江省省长李强称,浙江省优势再造,着力点是“三个大幅度减少”: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;大幅度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和干预;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要素价格的干预。

在公众眼中好脾气的浙江省省长李强,在抓工作的时候却雷厉风行,面对触动政府自身利益的改革,更是毫不含糊。

前不久,浙江省政府召开全体会议。李强讲道,过去改革的重心是市场主体和市场体系的再造,今天深化改革是治理体系和治理方式的自我完善,要求深化新一轮政府自身改革。着力点是“三个大幅度减少”: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;大幅度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和干预;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要素价格的干预。

“这三个减少的目的,是为了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、市场价格、市场竞争,实现效益化和效率化;是为了形成企业自主经营、公平竞争,消费者自由选择、自主消费,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、平等交换的体制机制;是为了建立健全主要由市场决定要素价格的机制。”正参加全国“两会”的全国人大代表李强说。

政府职能的重心,也将转移到加强公共服务、加强市场监管、加强社会管理、加强环境保护等职责上来。“我们的目标是:加快打造有限、有为、有效的政府。所谓有限就是尊重市场、尊重规律;所谓有为就是服务到位、监管到位;所谓有效就是严格依法行政、规范高效。”李强对此毫不含糊。

不仅要打造办事快的政府

为表达对改革政府自身的决心,2013年,李强当选省长后的次下乡,调研对象就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。过去一年,简政放权也一直是他为关心的重点工作之一。李强拿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工商部门开刀,让他们做此次审改的“急先锋”。

“抓审改不仅要打造‘办事快的政府’,更重要的是加快推动政府职能转变,全面提升政府的有效治理能力。”短短一年,仅浙江省级层面,行政许可事项就从706项削减到424项,非行政许可事项从560项减少到96项。

实施“政府权力清单”

这仅仅是改革自我的步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,李强又牵头启动了新一轮的改革。“三张清单一张”,这一轮改革,更是直接追溯到了政府权力的源头。

研究制定核准目录外企业投资项目政府不再审批的具体办法,即“企业项目投资负面清单”。“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解的,一律取消审批;由基层管理更为方便更为有效的,一律下放审批。”李强说,在这张清单之外,企业的任何投资项目,任何一级政府都不能再以任何借口强制审批。

全面清理政府权力,实施“政府权力清单”。早在去年,省政府就对省级部门的行政权力进行了摸底。“我们要做到清权、减权、制权,并根据这张清单推进政府机构内部优化整合。”李强介绍,三年前,省里曾在富阳市进行试点,现已将富阳这个县一级政府和部门的权力由过去的7800多项,精简到了2190多项中国信网

制定“政府部门专项资金管理清单”,省级政府部门一般不再直接向企业分配和拨付资金,也不再直接向企业收取行政事业费。“将政府从‘分钱分粮’中解放出来,不仅能够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,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,而且还能促使政府将更多的精力转到加强发展战略、规划、政策、标准等的制定和实施上。”李强说,这有利于促进市场公平竞争,有利于转变政府职能,也有利于加强廉政建设。

除此之外,浙江省正在加快建设省市县三级联动的行政审批和便民服务“一张”,通过全省上政务大厅,形成“一站式”上办理,“全流程”效能监督。

收缩政府权力 放开企业投资自由

“审改只是一个突破口,我们在纵向推动政府自身改革的同时,也将借此横向撬动经济社会各项改革。”李强说,经济转型、百姓增收、环境治理都是他关心的问题。

近几年内外环境剧变,用工荒、互联经济冲击、资源要素瓶颈进一步凸显。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的浙江,经济发展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李强说,过去浙江优势是民间活力,而浙江此轮的清单式改革,就是要通过收缩政府权力,放开企业投资自由。“让政府从直接干预市场中摆脱出来,让市场发挥其决定性作用,把群众的主体性创业创新动力进一步激发出来。”

“改革难的地方在于利益的调整,但我们要拿出壮士断腕的政治勇气。”李强说,只有把政府“闲不住的手”收回来,把市场“无形之手”放活,把社会“自治之手”补强,真正放手,让市场、让群众去创新探索,才能共同推进改革发展。

如今的浙江,正在启动新一轮的优势再造。“我们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来思考他们关切的问题,这就是政府的底线思维。重点是要牢牢守住三条底线:百姓增收、生态良好,社会平安。”李强坚定地说。据新华社

两会的中国好声音

代表委员,议案提案,审议讨论,提出建议,发出声音,更多的是建设性的;为百姓说话,说到大家心坎上的,可谓两会的“中国好声音”。

来自浙江的代表陈海啸说,医患关系的实质是“利益共同体”;知名企业家张近东委员提出,把保护个人隐私作为信息安全的重点;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则说,人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面对衣食父母,我们要当好孝子……

当然,的“两会好声音”,是通过努力能够得以实现的“声音”。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发出明确的声音:不会取缔余额宝,而是完善监管政策。“不会取缔”,这对于马云、对于余额宝的操持者、对于余额宝用户来说,显然是个很好的好声音,而且落实“不取缔”可谓一点也不难纸浆模塑

近央视有人炮轰余额宝,称其为趴在银行身上的“吸血鬼”,建议取缔。余额宝是金融管理工具,短时间就集聚了几千万用户、几千亿资金,如果说取缔就取缔,那不是用户小伙伴们都惊呆了?一个基本事实是,公众把钱存在银行,利率往往赶不上通胀;存在余额宝上,不仅收益得以提高,而且支付同样方便。余额宝的出现,带来了一定的竞争,有着“鲶鱼效应”,如果把“鲶鱼”掐死了,那还不又是一潭死水。

钱有余,可以进余额宝;人老了,那得进养老院。可是现在的养老机构,大大的不能满足需求围油栏
。来自浙江的政协委员陈小平发出“好声音”:国家应进一步支持民间资本发展养老服务业,要打破体制性壁垒,降低民办养老机构的运营成本,使其建设用地等同于学校、医院用地……

有多少幼儿园,就应该有多少养老院,这才能管好人生的“两头”。在思想层面,“两头真”很宝贵;在生活方面,“两头好”才是真的好。服务好两头,光靠政府那是办不到的,民间才有源源不断的活力之水,让这样的水流到需要的地方,政府的正道是帮助修水渠。

水渠是用来通水的,可是在某些领域,却有人忙于“截流”。九三学社中央向全国政协提交的提案,指出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被权力部门下设的中介机构“截流”——“费用涨四倍,文件高一米”,提出要打破这样的垄断。

对民众来说是“好声音”的,对某些利益中人来说大抵就不好听。而部门决不能把代表、委员的“好声音”当成“耳边风”。尤其不允许的是,将其当成“两岸猿声”,自己却“轻舟而去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