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食

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二十三章 迷糊娘亲的二货夫君

2020年01月16日 栏目:美食

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二十三章 迷糊娘亲的二货夫君卢家的一众人马,就这样在周围百姓的一片哄笑声中,气势恢宏浩浩荡荡的来,却灰溜溜的离开了

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二十三章 迷糊娘亲的二货夫君

卢家的一众人马,就这样在周围百姓的一片哄笑声中,气势恢宏浩浩荡荡的来,却灰溜溜的离开了,走得那叫一个快,卷起了滚滚尘埃。

蓝浅月等人对卢家众人的离开并没有做任何挽留,至于永绝后患什么的,蓝浅月也根本就没有考虑,那种小角色,她实再是没能放在眼里。

众人一起回到了药铺之内,然后一商量,觉得那卢家既然不打算要这间铺子了,那自己就占了算了,反正那卢家不是还欠了他们一千万金么,全当用这铺子顶了。若是回村子,来回路上还要耽误好些时间,坐马车又好累,不如就住在这里,以后小尘进武堂修习什么的也放便。

彩儿搀扶着刚刚被打击得眼看就要活不下去的黑衣男子跟在面,进屋之后回手带上房门,然后将那男子扶到了上坐,自己这才退后两步,拜倒在地,口中喊着:“参见银月妖王殿下。”

这时,夜舞也从蓝小尘的影子中走了出来,站在彩儿身边,很是恭敬的一同参拜。

“妖,妖王?”蓝浅月抱着蓝小尘站在一旁,两人的小嘴瞬间就同时都成了“o”型,呆呆的看着他们。

那男子对两人的反应依旧很是无奈,轻叹了口气,然后,就在蓝浅月和蓝小尘惊恐的注视下,慢慢解开了黑色斗篷,潇洒的从身上扯在,丢到一旁,同时甩头……

霎时间,整个屋内的光线似乎都暗了一下,蓝浅月此时的眼中,也只剩下了一个画面:那是一头晶亮盈透的银发飘洒而出,细碎的发稍下,是一双剑眉星眸,细眼薄唇,鼻梁挺俊,肤色如雪!乍一看,会让人以为是画中仙子步入凡尘……

蓝浅月看得有些发傻,在她的记忆深处,的确也是这样的一头银发,美得不可方物。她呆呆的上前两步,不自觉的就伸手捏了捏那银月妖王的脸,半响,才感叹出一句话:“可惜了,这么好看的一张脸,却长在个男人身上。”

只一句话,就让刚刚还灿烂得能晃瞎天下所有女人眼的飘逸青年,瞬间暗淡了下去,一脸颓然的又跃坐回到椅子上,神情委屈得那叫一个闻着伤心见者流泪。

后面的夜舞和彩儿见了这一幕,想笑却不敢笑,只能忍着,连头都不敢抬,生怕自己憋得发红的脸会被妖王看了去。

以前,夜舞两人还小时,总是喜欢听影护法给他们讲妖王的故事,他说他们伟大的王,在见到月王妃时,就会变成像小孩子一样的脾气,原本他们还不信,可现在亲眼见了,才真正体会到当时影护法憋笑憋得是有多么辛苦,才能换来那么多好听的故事。只是,两人此时也不禁都有些担心,若那些故事都是真的,那他们的王,得有多么的不靠谱啊!

这,也许这就是爱情吧,可以让人摘掉所有面具,回到初的自己。

“娘亲,这个雪白滴蜀黍是谁啊!好漂酿奈!”蓝小尘呆呆的问蓝浅月,也好奇的伸手去摸了摸银月妖王的脸。

“好滑哟,比娘亲的皮肤都好奈!不会是女扮男装的大姐姐吧!”蓝小尘继续作死的说着,听得蓝浅月与银月妖王两人同时眼皮狂跳,而后面还跪着的夜舞彩儿两人,此时更是都快趴地上了,捂着肚子防止岔气憋出内伤。

银月妖王冲着那只团子挑了挑眉,然后很是不客气的一把抱过蓝小尘放到自己腿上,伸出两根芊芊玉指,开始一左一右的戳蓝小尘那肉嘟嘟的小脸蛋,边戳边说:“来,叫声爹爹听听!”

蓝小尘看着那男子,肉肉的小腮帮子被戳得一鼓一鼓的,然后又回头看蓝浅月,一脸的疑惑,那意思很是明显:娘亲,这个东西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呀?怎么就成了爹爹奈?

可蓝浅月此时却是没太多心思去理会蓝小尘了,看着那张可以倾倒众生的容颜,想着那只团子竟然是自己和眼前这家伙生的,顿时连耳朵尖都红了。

从没见过如此的男人啊!蓝浅月心中感叹,从上一世加到这一世,世间怕都再难找出这样的男子了吧!美到天怒人怨,却又一点儿不显阴柔……

银月妖王一见蓝浅月脸红了,顿时又精神了,忙丢下手中的团子,起身一把将蓝浅月拥在怀里,摸了摸她的头发,柔柔的说:“浅月,我终于找到你了,我好想你。”

蓝小尘被丢在地上,一脸无语的抬头看着那个抱着自己娘亲摸摸索索的男人,撇了撇嘴,淡淡丢下一句“登徒子”,便跑到一旁去找他的漠凡叔叔了。

而此时的展漠凡,看着眼前的一幕,却是一脸的落寞,直到蓝小尘扑到他的怀中,他这才又笑了出来,笑容里更多的,却是释然,何必奢求太多,这样就已经很好了。

蓝浅月抱够了,这才从银月妖王的怀里挣脱出来,浅笑嫣然的问:“不知这位公子,如何称呼。”

“呃……”银月妖王都快哭了,拉着蓝浅月的手,一脸心疼的说:“我之前听说你失忆了,却不想会这么严重,你竟然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?连我叫什么都忘记了?”

银月妖王说着,却又突然笑了:“不过没关系,以前的事忘了也好,让我们重新开始。”

蓝浅月听了很是开心,重新开始么?和以前的日子无关,只是他们之前的开始,开始新的故事。

“小女子蓝浅月,见过公子。”蓝浅月大大方方的给银月妖王行了一礼,吓了银月妖王一跳。随既他却笑了,边笑边拍桌子:“哈哈,变了,果然变得有趣多了!”

说着,银月妖王也站起身,认认真真的回了一礼:“在下白逸成,浅月姑娘若不嫌弃,叫我逸成便好。”

两人这正寒暄客套呢,一旁的蓝小尘却是又看不下去了,丢下展漠凡跑回到两人脚边,费力的扬着脑袋,去拉两人的衣襟。在他的一左一右,小白和小呆正和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,都在抬头认真的看着两人。

“怎么了小尘?”蓝浅月弯腰抱起那只团子问。

“娘亲噢!”蓝小尘来来的看了看,然后指着银月妖王问:“这个真的是我爹爹么?”

蓝浅月果断摇头: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而银月妖王白逸成却忙把头点得跟小鸡琢米似的:“是的是的,乖儿子,我真是你爹,你叫什么呀?”

“蓝小尘……”

“可是你为什么会姓蓝呢,以后要姓白噢……”

蓝小尘撇了撇嘴,不理他……

西安碑林医院在线预约
武汉博仕医院怎么走
安庆哪家医院治男科好
贵阳有治癫痫的医院吗
深圳正规的看妇科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