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食

蛮动荒狱 第十四章 上床一起

2019年10月13日 栏目:美食

蛮动荒狱 第十四章 上床一起吃过东西后,姬香月觉得自己身体从里到外暖洋洋的,而小蛮真的将熊掌都吃下去了,大水牛不吃,青蛙小绿和自己还有

蛮动荒狱 第十四章 上床一起

吃过东西后,姬香月觉得自己身体从里到外暖洋洋的,而小蛮真的将熊掌都吃下去了,大水牛不吃,青蛙小绿和自己还有这帮小狐狸才吃了一只!其余的三只熊掌都进了小蛮的肚子。

只见小蛮仰面朝天的躺在那里,脸上尽是满足之意,小肚子已经像是即将临盆的妇女一般;小蛮根本不想动,他吃的太多了,吃饱的感觉才是的,舒服的躺在草地上,闭着眼睛,享受难得的夜晚。青蛙小绿蹲在一边,正用它那小短爪擦拭自己的大眼睛。

火堆已经渐渐暗淡,红彤彤的篝火辉映在姬香月的脸上,让她那动人的面庞披上一层粉红的面纱,使她多了一丝妩媚,虽然只有十六的芳龄,但却出落得亭亭玉立,她红润的脸颊带着微笑,恬静的看着吃饱了缩在一起的小狐狸们,轻轻的用手抚摸它们,小狐狸们懒洋洋的呆在姬香月的脚边,好像很享受这种轻抚,大尾巴来回的摆动。

迷云岭连绵千里,小蛮的地方仅仅是这个弹丸之地,只是这迷云岭的冰山一角罢了,在那连绵的深山中,有数不尽的未知区域。

一个人影,缓缓的在漆黑的林中走动,步伐有些僵硬,每一步都显得顿挫,好像一个木偶;这人一身漆黑的袍子,遮蔽了全身,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他身上。在他的周围有一丝丝的雾气环绕,只因太过黑暗而看不清楚。

这人面色惨白,没有一丝血色,嘴角带着血迹,而双眼却是一片惨白,没有瞳孔。如果姬香月在这里,一定会认出,这就是钟叔,只是为什么钟叔会变成这个样子?而且周围没有什么妖兽的袭击!就这样一步步的在林中僵硬的行走,不知要去往何处……

这边,消化了半天的小蛮坐起身来,伸伸胳膊,回头看向好似画中的姬香月,一时间有些愣神。他起身来到姬香月身边,笑嘻嘻的说道:

“天都这么黑,该休息了。”小蛮内心中,已经是充血的野鸡一般不停的欢腾!机会来了!

“休息?”姬香月一愣!

看着眼前的小蛮,姬香月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,脸上更加的红了几分。

“当然是回洞里休息啊!走吧!”小蛮装作纯真的少年般,直接拉着姬香月就往洞中走去!小狐狸一下去纷纷逃离,钻进林中了。

“哎?”姬香月迷迷糊糊就被小蛮拉进洞中了。

小蛮放开姬香月的手,很随意的躺在铺了熊皮的石床上,这都是装样子罢了,不能太主动,自己是无知的少年!对!自己是无知的少年!小蛮心中不断的催眠自己。

然而好一会没有响动,小蛮抬头发现姬香月原地不动的站在那里,低着头脸蛋红红的,手指勾在一起,十分的羞涩。便问道:

“恩?你不困吗?过来啊?”

“不了!不了!我就在石椅上休息好了!”姬香月连连摇头,移步走到石椅旁坐下,也不去看小蛮。

“那多不舒服啊?躺在这里很好的!现在又有熊皮,你来试试看!”小蛮盛情的邀请她。内心在狂吼!eon!baby!不要抗拒!不要害羞!

“不!不了!你快睡吧,累了一天了,我小休一下就好了。”说着,姬香月的胳膊拄在石桌上,撑着头,把脸别过去不看小蛮。

小蛮看看姬香月,眨眨眼睛。

“那好吧,那我就休息了。”小蛮躺下身体,瞪着眼看着洞顶,心中暗叹,不能太仓租,一点一点来,不能心急,不能心急。

姬香月坐在椅子上,平缓下自己的情绪,拄着石桌,闭上眼睛,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;回想着今日的经历,虽然危险,但这何尝不是自己所向往的那种生活。不一会,姬香月就传出平顺的呼吸,这一天的惊心动魄,她也累了,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,这一天的历险已经让她疲惫不堪,沉沉的睡去了。

洞口处,即将燃烧殆尽的火堆还发挥着的余热,青蛙小绿已经不知道去向,大水牛还卧在洞口那边的树下,也不知是在沉睡还是在修炼。

夜越来越深,小蛮却根本无心睡眠!两个眼睛像球一样,瞪圆了!不到一丈处,天仙似的美女就在那里!两辈子加起来都没遇见过啊!怎么安心睡眠!不!怎么错过机会!

小蛮挺起上身,向那边望去,只见姬香月在石椅上缩成一团。小蛮微微皱眉,一个鲤鱼打挺,翻身下地,借着明石的照亮,小蛮来到近前,仔细看去。

姬香月紧皱着眉头,抱着双臂,呼出的气体都能肉眼可见,小蛮轻轻的用手去碰触她。

“喂!醒醒。”小蛮收起了自己那些心思,神色凝重。

然而姬香月却没有转醒,小蛮感觉她的身体好凉,小蛮有些担心,心中疑问,

“怎么这么凉?自己平时也坐在这里啊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”

小蛮想了想,下了决定,他轻轻的将姬香月抱起,放在到熊皮上,而后轻轻的靠在姬香月的旁边躺下。

“我不是占便宜!真的不是!虽然我想!但是现在的出发点是不同的!我是正人君子!阿弥陀佛!”

小蛮自言自语着,伸过一只手,将姬香月揽在怀里!同时心中暗呼过瘾!

“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色即是空啊!”小蛮不敢乱动,但是那身体的柔软触感,淡淡的芳香,像是一只小手在不断的拨弄着自己。

“啊!不行了……我要变身了……不!我不可以!我不是禽兽!不!我禽兽不如”小蛮盯着洞顶,眼神来回变换交替,碎碎念的不停絮叨着。

就这样小蛮在心中不断的与自己在天人交战!双眼都爬上了血丝。

姬香月原本在石椅上睡去,可是古岩玉材质的石椅上,那凉意慢慢袭向她全身,熟睡中的姬香月无法醒来,就感觉浑身的冷意,像是深入冰窖一般。可是慢慢又感觉到温暖,身体不由自住的想要靠近。

“哦!天啊!”小蛮瞪大了眼睛,深吸一口气!

只见熟睡中的姬香月转身反搂住小蛮,那弹性的**侧跨在小蛮的腰间,那温软的膝盖窝正好对着自己的小兄弟!还有那一对调皮的玉兔,积压在自己的侧胸处,触电般的感觉狠狠的击在小蛮的心头。

轻轻的敝了一眼窝在自己腋下的姬香月,小蛮顿时血液沸腾!那白皙如刀削面颊,透着淡淡的嫣红!倾国倾城绝世容颜!还有那松散的领口内隐约可见峰岭!炫目不已!引人入胜!美不胜收

!小蛮都想把自己的眼睛放在里面。

“哦!要了命了!老子的两世处男身啊!”

“嗯?什么?”这时!脑子一凉!鼻腔一热!顺着鼻孔慢慢的流淌出涓涓细流。小蛮抬起另一只手在鼻间一划,定眼一看!

“鼻血?真没出息!处男!我鄙视你!呸!”小蛮胡乱的在嘴前一顿乱擦,弄得像吃了人一样。

也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,小蛮沉沉的睡去了,兴奋了一个晚上,精力总是有限的。但他依旧什么都没做,认识不到一天的二人相拥而眠……

夜,很静……

第二日。

山谷中已经有阳光照射进来,低处的植被上都披盖上了一层露水,在阳光下,山谷显的葱郁盎然;大水牛不再横卧树下,它慢步在周围,舔舐植物上的露水来解渴。

洞中,小蛮还在熟睡,用好吃懒做来形容他很合适不过了。

姬香月还挂着甜甜的笑意,长长的睫毛弯弯的挺翘着,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四周,随着姬香月的翻身,长发跟随者姬香月游动,其中一缕调皮的头发蜷在小蛮的腋下,让小蛮有些发痒。

小蛮翻身,伸过手挠挠腋下,而后直接将手臂搭在了姬香月的身上,这样一来两人都侧躺在了石床上,姬香月软玉般的娇躯缩在小蛮的怀里,而小蛮的那只手不正不偏的放在了姬香月胸前的嫩处,也不知是有意,还是睡梦中的反应,那万恶的手还捏了捏……

还在熟睡中的姬香月感到胸前有些异样,再加上休息过后,身上的疲倦少去很多,那种异样的感觉清晰的传遍全身!

姬香月霍然的睁开了双眼!大眼睛一眨一眨!弯弯的睫毛忽扇忽扇,身体瞬间起了一层疙瘩!

“啊――――!”

被大叫声惊醒的小蛮瞬间惊醒,想起身,而一不小心跌落在地上,额头磕在地面。

“哎呦……”

小蛮揉着额头,坐起身,抬头看去。

只见姬香月双手环抱在胸前,屈膝坐在石床上,乌黑的长发从头上垂落,遮在她粉嫩的娇躯上;大眼睛带着氤氲雾气,微微泛红;紧紧咬着嘴唇,明亮的大眼睛怒视着小蛮。

“好痛……你干嘛啊……”小蛮揉着头,都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了,脑子迷迷糊糊的。

“我怎么会睡在床上?!”姬香月微微带着哭腔,质问小蛮!

“啊?啊!我晚上看你在石椅上冻的缩成一团,就把你抱到床上了,怕你冻坏了。”小蛮一听,想起了昨晚的事,坐在地上有些委屈的仰着头,看着床上的姬香月。心中惋惜,我真的什么都没做,其实我是想的……

“你的嘴是怎么回事?”姬香月一见抬起头小蛮顿时一惊!小蛮此时嘴边全是血迹,已经干涸,但依然触目惊心!

姬香月双手颤抖,脑海中浮现了可怕的事情。心中惊恐不已!

“难道他……我……我已经……**了吗?”

姬香月眼中涌起滚滚的泪花,啪嗒啪嗒的往下落,紧咬着下唇,轻轻的抽泣。

四川前列腺增生哪家医院权威
广州早泄医院有哪些
云南知名白癜风专科医院
上海盆腔炎治疗要多少钱
陕西治疗女性不孕不育费用是多少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