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九鼎狂尊第十章男儿本色

2020年01月22日 栏目:历史

九鼎狂尊 第十章 男儿本色器破天与赤雪行走在后山的树阴小道之上。他们所在的这个庄园很大,前院楼阁亭台,青花碧草,高墙围园,一副大家

九鼎狂尊 第十章 男儿本色

器破天与赤雪行走在后山的树阴小道之上。

他们所在的这个庄园很大,前院楼阁亭台,青花碧草,高墙围园,一副大家门户的气派。在这个庄园的后面有一个小树林。

小树林之中也是鸟语花香,草木吐青,清泉汩汩,好一派欣欣向荣之势。

器破天一看到这样的大庄园后,也是感叹了一声,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与普通人不同,住的地方也是如此有气派,让他有一丝羡慕。

回想起自己曾经的生活,真是不堪回首。

树荫小道之上只有鸟儿欢歌,泉水汩汩,以及树木所发出的沙沙声。除此之外一片静谧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赤雪的心,很乱,像是有一条小鹿在她心中乱撞一般。

器破天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两人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在小路上行走着,静谧的树林倒也形成了一副和谐的画面。

前方有一个小亭子,在那个小亭子里面九皇子与几个女子正在打趣着。

在亭子的中央有一个棋桌,刑风与诸葛万正在对弈。

“你们看远处那是谁走过来了。”这个时候九皇子看着器破天的方向高声的向身边的人喊道。

五个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,器破天与赤雪的身影映入他们的眼帘之中。

“真是好一对情侣啊,怪不得那些文邹邹的‘文’子总是爱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啊!”九皇子看着器破天与赤雪感慨道。

“九皇子,你的这个词用错地方了吧,赤雪姐姐和器破天可不是情侣。”青雪在一旁说道。

“妾有心,郎意,可惜啊。”

“九皇子,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什么时候你也是这么文邹邹的了呢,这好像不是你啊!”青雪打趣道。

“一时的感叹而已!”九皇子看着器破天与赤雪说道,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走过来的赤雪与器破天。

器破天与赤雪同时迈步进了小亭子里面,这时刑风与诸葛万也站了起来,他们仔细的盯着器破天观看个不停,好像发现了大陆一样的奇。

“我以为你要一辈子躺在床上不起来了,刚刚还在为世界上少了一个祸害美女的人而庆幸,没有想到我还没有庆幸完,不幸再次降临。”九皇子的手中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,轻轻的拿在手中,倒也颇有一番生的气息。

“人世间的美好事物还没有享受完,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呢!”器破天回道。

“唉,为世间的美女默哀!”九皇子看了一眼器破天身边的赤雪,然后转身看着他旁边的三个女子衷心的劝道:“众位女士,众位美女,千万不要被器破天这个恶魔迷住了,否则你们将会是不幸的。如果说,你们非要被一个男子迷住的话,那么,我荒域神州的第九皇子愿意舍小我而成大家,迷我吧,我将会给你们带来幸运!”

“哧……”

几个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,甜甜的少女之音传荡在山林水泉之间。

九皇子调侃了几句,然后他突然将目光对准了器破天,将他整个人完完打量了一遍,看的器破天有些遍体生寒。

“九皇子,您能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行吗,你让这里的五位美女情何以堪?”

“失敬失敬,兄台对不住,刚刚发现了一个大陆,所以要仔细的看看。”九皇子依然在器破天的身上不断的扫描着,若是器破天不阻拦的话,九皇子几乎要把器破天的身上下摸个变了。

九皇子绕着器破天赚了几圈,而且还不断的指着器破天身上的某一处地方,指指点点的,甚至还上下其手。真是让器破天不得不怀疑九皇子的性取向是否有问题。

“根据我仔细的勘察与不断的摸索,还有九皇子的那两颗龙眼的观察,我在你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!”

九皇子背负着双手,看着器破天,有些神秘的样子。

五个女子都被九皇子的话勾起了兴趣,器破天还没有询问,她们就询问了起来。

“我发现,你其实和我也没有什么不同,都是男人吶!”

“切……”

九皇子得到了众女子与器破天的鄙视,可是刑风与诸葛万两个人却忍不住笑了起来,甚至到了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,

“赤雪,我没有眼花吧,我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九皇子吗,我怎么觉得他很像一个人呢?”器破天向赤雪说道。

“也不知道九皇子受到了什么刺激,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呢!”赤雪说道。

“可是九皇子,您今天怎么变得比邪云天还邪云天啊。怎么好像和传闻中的那个九皇子不一样呢。”

九皇子是荒域神州有名的武痴,他的天赋也很强,能排在荒域神州前十的行列。可是九皇子却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人。

在荒域神州一提起九皇子,只要家里有待嫁的闺女的人家,就一定会紧闭大门,严防九皇子。可见,九皇子的好色是出了名的。有传闻,在他的后宫之中佳丽三千,每天左拥右抱,十个绝色的姑娘都没有办法服侍九皇子一个人。

九皇子是天生的淫神,每天晚上至少都要有是个女子与他同床,他才能睡的着。

当然,传闻也是被以讹传讹扩大了,虽然九皇子确实有些色。但是以他的话来说,那就是男儿本色,不好色的男人是男孩,要不然就是已经老了的老男人,已经提不起什么**来了。

也是因为这种种传闻,所以蛮雪儿才会躲着九皇子,不愿意和这样的人见面。

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女子,只要听说过九皇子那些有的和没有的事迹,她们都一定会对九皇子退避三舍。甚至,只要是与九皇子走的近的女子,都会被人骂成贱妇**。

久而久之,也就没有任何一个女子愿意在九皇子的身边了,就连那些侍女站在九皇子的身边也是颤颤巍巍的,大气都不敢出,生怕九皇子吃了他们似得。

可是经过三年的时间,赤雪几人也发现,其实九皇子并不像传闻当中的那么好色,虽然有时候确实是色了点,但是与传闻中还是有很大的不同。

或许真的应该以九皇子的话来说,那是他的男儿本色。起码三年来没有发生任何不愉的事情。

器破天在神秘空间之中的时候,也听蛮雪儿与他讲过有关不少九皇子的事迹传闻,那真的是一个比一个不堪。

估计九皇子在九大神州上都是知名人物,他的修炼天赋是一方面,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九皇子好色的名头了。而且估计,九皇子在各国皇子与公主当中也是一个风云人物,或许应该说风流人物。

“传闻当然与现实有很大的不同了,而且凡是传闻越多者,就越不可信。我这可是经验之谈。”

“切……”

“你别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了,就你那还经验之谈?”青雪倒是与九皇子打的火热,她不由的轻笑道。

“九皇子真的变了。”器破天感叹一声。

“其实从九皇子进到神秘空间之中的时候就已经变了,只是现在他变得像一个皇子了。”

“刑风大哥这是从何说起呢?”器破天不由的向刑风问道,此时九皇子却在另外一旁安静了下来,并且他示意刑风说下去。

“以前的九皇子,霸道理,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要不择手段的得到,否则就会害的民不聊生。他的淫欲与蛮横,完就像一个地痞流氓,根本就不是一个九皇子,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纨绔子弟。”

刑风想起了曾经的往事,他也是有些感叹,而且还有些乘着这个机会骂九皇子的意思。

“其实,虽然曾经的九皇子确实不堪造就,但是却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夸张。等你们到了荒域神州见到九皇子的行宫就会明白,其实九皇子一生中也只不过只有一个皇妃而已。”诸葛万倒是有些为九皇子解围的意思。

“九皇子倒是挺专情的啊!”器破天说道。

“咦,我怎么听说这好像是荒域皇帝下的令,让他一生中只能取一妻,立一妃啊!而且他从小到大都几乎都被禁足。”赤雪说道。

九皇子却在此时悲叹了一声,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暗淡了。“其实提起我的妻子,我确实亏欠了她很多,都怪以前的我不懂事。现在想起来,让她跟在我的身边,真是让她受了不少委屈。”

小亭之中顿时间沉默了下来,九皇子暗淡的神情让人也有些感触情怀,此时没有人再多问一句,都一致的保持了沉默。

“其实,对于一个女子重要的,不是曾经你对她做了什么,而是以后,你将要如何去做,如何去弥补对她的创伤。”此时青雪倒是对九皇子安慰的说道。

“你说得对!”九皇子似乎下了什么,他坚定的说道。

“破天大哥,你终于醒了,真是让我好一阵担心。”远处,一道白色的人影走了过来,令器破天的眉头突然间皱了起来。

“邪云天?”

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康国良
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护国寺中医医院
安顺癫痫病医院地址
菏泽哪所白癜风医院好
长沙重点男科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