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你们这些NPC 第四四八章 帮手?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历史

你们这些NPC 第四四八章 帮手?狱警队长只是进来打了个“招呼”就离开了,没有带走孙安,只留下了一身伤痛。门重新关上,禁闭室里又陷

你们这些NPC 第四四八章 帮手?

狱警队长只是进来打了个“招呼”就离开了,没有带走孙安,只留下了一身伤痛。

门重新关上,禁闭室里又陷入了一片漆黑,孙安仍坐在墙角,忍痛活动着面部肌肉,不停的吐着嘴里带血的唾沫,橡胶警棍一顿乱抽,没有打中他的眼睛,但是打出了鼻血,磕破了嘴唇。

难怪冯狱长一直给他软棉棉的感觉,没太大脾气,死了人都没叫狱警教训人,原来是监狱里还有狱警队长这号人物,狱警队长强硬、冲动,似乎天不怕地不怕,正好和冯狱长相反,二人一阴一阳,配合默契,出头的事都交给狱警队长去做,管下面的事,主内;冯狱长则做好规则内的事,对上面的人,主外。

冯狱长是头脑,狱警队长是肌肉,肌肉换谁来都行,但头脑没了就不行,总体来说,监狱仍是控制在典狱长手里,这话没任何毛病,监狱就是应该控制在狱长手里,只是“控制”的程度不同而已。

照这样看,狱警队长就算死了,冯狱长也不会太伤心。

孙安现在关心的是晚餐问题,已经前心贴后背了,继续饿下去,身体会出问题的。

如果冯狱长仍吊着他的胃,他就打算吊别人的脖子了。

幸好等了一会,又有脚步声响起,并停在了他的禁闭室门口。

这次来了三名狱警,打开门,进来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人把孙起来,解开了他背后的束缚衣扣带。

“多谢。”孙安很配合的脱下了束缚衣,让那些狱警都有了根本没必要给他穿束缚衣的想法。

第三名狱警把着端的托盘放到了地上,里面放着一个盘子、一个碗和一个纸杯,盘子里放着三个馒头,碗里装着一些咸菜,纸杯是一杯清水。

全是素的,孙安有种自己当了和尚的错觉,而且还是云游和尚,进了一间破庙,从身后解开自己的布袋,袋子里就装着这些东西。

“二十分钟后,我们会来收盘子。”狱警说了一声,又关上门出去了。

孙安盘脚坐在地上,摸着黑拿起了一个馒头,掰开,又从碗里抓了些咸菜夹在里面,咬了一口,细细的嚼起来。

虽然不是什么丰盛的大餐,但馒头、咸菜比牛排、龙虾更符合他的需要,胃里没东西的时候,面食和小菜远远好过荤腥的东西,只不过吃的时候要注意,不能因为饿就狼吞虎咽,否则很容易噎住或消化不良。

禁闭室里没有马桶,臭味是一年四季都不会消散的,但孙安还是嚼得很细,几乎嚼成流食才咽下去,照这个吃法,二十分钟很难解决完三个馒头,留一个当宵夜也好。

大概是怕他报复,冯狱长这天晚上没有把他放出去,倒也没有再让孙安穿束缚衣,有了那三个馒头,孙安倒是没怎么生气,不至于今晚就急着去处理冯狱长的事,狱警队长也因此能活得久一点了。

呆在禁闭室里也不需要担心有人偷袭,孙安靠着墙好好睡了一觉,又被脚步声吵醒。

早餐送来了,一块饼,一碗粥,一杯水,一小碟咸菜,这饮食健康过头了,像是给八十岁老人吃的,不太适合年轻人。

如果冯狱长真吃成这样,早瘦成柴了。

一直到下午,孙安才终于从禁闭室放出去,当时他在禁闭室里游走,像是动物园里的老虎一样,适当的运动也有助于伤势恢复。

出了一身汗也不能洗澡,孙安被送回了他的单人间里,发现这里已经变了样。

置物架上的东西少了一些,那些生活用品还在,但是乱七八糟,杂志少了几本,也掉在了地上,床铺也被翻过,被子枕头都被扔到了地上。

这里像是经历了一场地震,或是风暴,孙安知道这是狱警干的,彻底翻找了一遍,不过应该没有找到他们想找的东西,、万能钥匙都还放在盥洗台里面,螺栓没有被动过。

转头看了一眼送他回来的狱警,不是昨天给他开门那个,也就没有多说什么,走进慢慢收拾起东西来。

刚把东西收拾好,准备再睡一觉,不束之客又出现了。

老刘走过来了,身后还跟着个人,正是前天在学校里和孙安一起被抓捕的黄勇。

黄勇也进来了,判得也足够快,显然也是警方在后面推动的。

“没错吧?”老刘朝黄勇笑了笑,又朝孙安笑了笑,转身走开了。

等老刘走后,孙安皱眉看着黄勇问道:“目的?”

“帮你跑跑腿,打探打探消息。”黄勇笑了笑。

他是自愿来的,作为一个被警方抓住的绑架者,他也被判了个终身,毕竟在学校里开枪这种事,无论放在哪个国家都会重判,不过黄勇能判那么快,能进二监,却是梁琛安排的,相当于把黄勇送到孙安手上,孙安可以选择杀,也可以选择用,警方不会去管。

孙安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倒是需要一个给自己跑腿的人,可黄勇也太蠢了点。

“为什么要找别人打探我,为什么不悄悄和我见面?暴露了你认识我,还能帮我打探个屁的消息,滚吧,如果你还能活到明天,再来见我。”他对黄勇说道。

黄勇愣在铁栅外面,他没有想那么多,一直来就打探孙安在哪里,打探到了万事通老刘那里,于是老刘就把他带来了。

这个消息大概在一小时后就会传遍整座监狱,毕竟孙安是目前监狱里受瞩目的人,要找他麻烦的人实在太多,不仅有囚犯,还有狱方,黄勇暴露了和孙安的关系,就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,能活到明天就是奇迹了。

“让……让我捅你一刀吧。”黄勇虽然是次入狱,但他不是笨蛋,立即明白了孙安的意思,并且想到了应对措施。

他可以说他是因为不知道孙安在监狱里的情况,这才装成是孙安的朋友,打探出孙安在哪里,找到孙安,然后将孙安刺伤,这样一来,他不仅不会被看作是孙安的朋友,还会被看成是孙安的敌人,打探出对孙安不利的情报,在危险的时候还能帮孙安一把。

“主意倒是不错,可惜晚了点。”孙安笑了笑,忽然对黄勇感兴趣起来。

这家伙不够机智,但至少有几分急智。

盐城市口腔医院
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东院
郴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好
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潍坊白癜风医院哪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