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生活

相师 第193章 贪嗔痴与放手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生活

相师 第193章 贪嗔痴与放手_t;依菩提听出许半生话里的责怪之意,不禁吐了吐舌头,粉红的舌尖一闪即逝,娇俏至极。起舞电子75访问

相师 第193章 贪嗔痴与放手

_t;依菩提听出许半生话里的责怪之意,不禁吐了吐舌头,粉红的舌尖一闪即逝,娇俏至极。起舞电子75访问:。复制本地址浏览ttp://%77%77%77%2e%62%69%71%69%2e%6d%65/李小语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似乎也在怪她多嘴。

都是明白人,史一航纵然在忙着安排服务员做事,也不可能听不见依菩提的这句话。而许半生的话,是如同重锤一般,在他的心头敲打。

莫非,还是有两之法的?

史一航转头望向许半生,双‘唇’嗫嚅半晌,终究还是没问出口。

许半生今日所言,已经帮了他很大的忙,在此之前,他也是没敢去想什么两之策的。史一航只希望保住大哥,人齐便是边之福,许半生之前的话是让他早已对此绝望了。

可是现在,依菩提看似意的一句话,却似乎又重燃起了史一航心头的希望。

真的可以两么?

可是史一航知道,即便真有两之法,恐也需要许半生大气力,他是再没理由要求许半生做什么的,许半生又不欠他们史家什么,凭什么就得拼着自己受损也要帮其两?

见桌上再没什么反应,史一航不由自嘲的笑一笑,心道自己倒是起了贪念了。纵然并未出家为僧,可自幼拜了一悲大师为师,也是受佛理熏陶长大。而如今,为了大哥的事,却一再方寸大‘乱’,直至破了各种心。

心中默念了几声佛号,史一航总算感觉平静了不少,再也不去想着什么两其美之策,能够得到许半生的指点,如今可保大哥平安,已经善莫大焉了。

落座。

斟酒。

布菜。

只是安静吃饭,举杯饮酒,却是再也不去想什么两之法。

看在眼里,许半生暗暗点头,难怪明知道史一航家里是公‘门’中人,一悲大师也还要收他为徒,史一航的确是拥有一颗慧心,天生参佛。

一顿饭,史一航再未提及任何关于其兄史一文的事情,反倒是向许半生讨教了一些佛理,心下越发对许半生钦佩不已了,对于太一派也觉高深莫测。

“多谢许少今日帮忙,一航铭感于心,矢志不忘。”见许半生和李小语都已经放下了筷子,显然已经吃饱,史一航也放下筷子,举起酒杯,双手做敬酒状。

许半生笑了笑,并未举杯,伸手虚按,示意史一航放下酒杯。80

史一航稍稍迟疑,还是放下了酒杯,人也自然而然的坐下。

“许少……?”史一航带着疑问。

许半生笑了笑道:“曾经戏言,说《楞伽经》总结下来不过三个字,贪嗔痴而已,虽是戏言也不道理。”

史一航加‘迷’‘惑’,许半生怎么又开始跟自己讲佛理了。而且,将整部《楞伽经》概括为贪嗔痴三字,未显得轻浮。不过想到林浅一生游戏人间,说出此语实在不足为奇。

见许半生没有继续说,史一航便‘精’心思索。起先是不以为然,觉得《楞伽经》是‘性’宗,虽非至高法典,可其盖罗万象,又岂是区区贪嗔痴三字可以概括的。

可是越思索越觉得心惊。

《楞伽经》主要讲的就是‘性’相二‘门’,却二‘门’均衡发展,不偏不倚。‘欲’使人了四‘门’,离四‘门’,终及到如来自觉圣趣。

所谓四‘门’,指的是五法、三自‘性’、八识以及二种我。五法指的又是相、名、妄想、正智和如如。三自‘性’指的是缘起、妄想和成,八识便是常见的眼耳鼻舌身意加上末那和阿赖耶。而二种我,则是人我和法我。这四‘门’有一条共同的也是基本的脉络,就是从世俗种种起,到七情六‘欲’纷杂,再到终的涅槃境大。

五法中的相、名、妄想,指代人世生灭,而正智和如如则指代真谛。

三自‘性’中前两项自‘性’同样指代生灭,成自‘性’则指代真谛read;。

八识的前六识是生灭,后二识是真谛。

二种我的人我是生灭,法我才是真谛。

及至整部《楞伽经》的脉络,似乎也是如此,了四‘门’为生,离四‘门’为灭,如来自觉圣趣则是真谛。

贪嗔痴三字自然不可能概括整部《楞伽经》,可是这三个字却伴随了整部《楞伽经》。论是细节,还是宏观,似乎都离不开贪嗔痴。毫疑问,贪嗔痴意味着所有的生灭,林浅的这番总结,也只是没有说出佛‘门’的真谛罢了。又或者,他认为本没有什么真谛,人世间有的不过生灭二种,是以才会对《楞伽经》做出这样的总结。

念及于此,史一航正‘色’看着许半生,恭敬的说道:“承教了,许少说的对,虽是游戏之语,可也朴素至真。”

许半生点点头,笑道:“石先生可猜得出我他又是如何总结《金刚经》的?”

《金刚经》称是《能断金刚般若‘波’罗蜜经》,这几乎是佛教流传广为令世人所知的了。卷末有四句偈语,是连贩夫走卒都能诵读。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‘露’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。这四句,几乎可以算是流传广的佛经了,跟“如是我闻”四字有的一拼。

突然听到许半生提及《金刚经》,史一航心里时间浮现的也是这四句偈语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四句偈语也可以算作是对《金刚经》的一个总结,所以史一航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四句话。

可是显然,林浅绝不会用这样的四句本就存在于经中的偈语来对这部经做总结,他必然有惊人之语。

其实史一航已经想到了,只是不敢说,道‘门’中人这样去总结佛经没什么问题,他作为佛‘门’中人,还是不敢如此轻浮。

而且,史一航想的多的,是许半生为何突然跟他说起这两部经。说起《楞伽经》好理解,这包间的墙壁上本就写着整部的《楞伽经》,可《金刚经》呢?难道是许半生存心卖‘弄’?换个人或许可能,但以许半生的‘性’格,绝不会如此。

“他到底在暗示些什么?”史一航脑子里‘乱’的很。

许半生看出史一航的疑‘惑’,又笑着说道:“他说《金刚经》洋洋五千余字,其实不外乎在教人‘放下’而已。”

史一航的身子微微一震,他刚才也想到了这两个字。从金刚经整部的叙述来看,这样总结虽然稍显偏颇,但也勉强说得过去。《金刚经》主旨世间一切都是虚幻,人类作为匆匆过客,不应对这‘花’‘花’世界过于执念和‘迷’恋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的确就是在教世人放下。

再度拱拱手,史一航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林浅真才。”

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,道:“你也不必这般谦恭,说的也就未必对,他游戏惯了,姑妄言之你且姑妄听之。”

“许少究竟想跟我说什么?”

“其实完整来看,《金刚经》也可被视为对《楞伽经》的补充,纵然这两部经并非同宗。在佛家阐述之中,放下是不执念,是去除贪嗔痴,是摒弃喜怒哀惧爱恶‘欲’。但是那是佛,不是世人,世人若都能如此,个个都成佛了。”

史一航摇了摇头,反驳道:“佛说放下,是教导世人移除幻像,正因为世人做不到,才需要佛来教导他们。”

许半生颔首笑道:“所以你不该以佛的要求来约束自己。”

史一航一愣,犹疑的看着许半生,似乎在猜测许半生究竟在说什么。

“我对放下有不同的看法,还是一样,我姑妄言之,你姑妄听之,看看对不对。”

“许少请讲。”

“放下是放轻松,是不纠缠,而非将其摒弃,置之不理。若都置之不理,活着还有什么趣味。即便是佛,也不可能置之不理,否则为何传经诵道,为何开辟净土,为何构建极乐世界?所以,佛说的放下,是为人‘性’中不可避的贪嗔痴寻找合适的出口。有些,需要排除,而有些,需要解决,还有些,需要面对。”

史一航紧皱着眉头,他似乎听出了许半生的意图,但是他很奇怪,许半生这岂不是在自找麻烦?

许半生似乎是在暗示史一航,他大哥的事情的确有两之法,并且他在等待着史一航提出要求,他也愿意再度施以援手read;。只是,若有破解之法,许半生又不惜自身受损,那么直接说出来便是了,又何必种种暗示,非要让史一航求他呢?

这是个死结,史一航想不明白。

让史一航求人,这并不令其为难,他今天把许半生请来,本就做好了求许半生的准备,只是许半生在轻描淡写之间就已经帮他解决了大的问题。

之前都如此风轻云淡,现在许半生当然不会是故作姿态,故意拿捏。那么,他就不是这个意思。

可若不是这个意思,又是什么呢?

带着疑‘惑’,史一航问道:“许少所言,如何分辨。”

“善与恶,存乎人心。因与果,只看为何。”

史一航加‘迷’‘惑’了,许半生的话,处处是机锋,即便史一航从小熟读佛家,却依旧对许半生的话感到比的‘迷’茫。

这似乎成为了一个解的谜题。

许半生此刻却已经推开桌子,缓缓站起身来,脸上依旧挂着淡定的微笑,背着双手不告而别,留下苦苦思索的史一航,继续茫然的看着许半生的背影消失在包间‘门’口。

史一航这一坐,就是一整个下午,他冥思苦想,却依旧解决不了许半生留下的谜题。

而许半生却早已回到学校,下午还有一场历史系的篮球赛,他这次是存了心要给乔连修一个教训。

乔连修其实也‘迷’茫了整个中午,直到许半生下午再度穿着一身运动装出现在他面前,他也想不通这世上怎么还会有投篮如此百发百中之人。

于是,许半生再度登场亮相,又是干净利索的连入六球,赢下了第二场比赛。

宁夏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
嘉定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
甘肃好的治癫痫病医院
莱芜治疗宫颈炎方法
邢台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